成本攀升价格上涨 名品武夷岩茶逐渐消失

武夷岩茶引人津津乐道的“活甘清香”特质,归功于其制作技艺。中国六大类茶中,无一类如乌龙茶的工艺复杂,乌龙茶中最精制者莫过于武夷岩茶。清代梁章钜称:“武夷焙法,实甲天下”。
中国普洱茶网讯:武夷岩茶各种成本的上涨增加了茶商的压力,但茶商对今年茶叶的销量一点儿也不担心,因为武夷岩茶产量少,需求却在逐年上升。6月25日,北京马连道茶叶批发市场:林立新收到了从武夷山寄出的包裹,在他回到北京的半个月之后,其中封存的200斤“肉桂”让他舒展了已经紧锁几天的眉头。“下游的客户一直在催,但是今年武夷山的茶叶很紧,我怕货半路被人截了。”回忆起半个月前在武夷山选茶的经历,林立新唏嘘不已,在以往家家有茶、岩岩不同的武夷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卖方市场,‘正山小种’和‘肉桂’,出多少钱都有人收购,抢到这点实在很不容易。”
林立新在北京做茶叶生意已经十多年了,从最早的绿茶到普洱再到铁观音,但目前市场的热点是武夷岩茶。“在北京,你说武夷岩茶很少有人了解,但是你讲起‘大红袍’,大家都知道。”
“大红袍”就是武夷岩茶里的高端品种。2006年起,“大红袍”的价格开始在北京茶业市场异军突起,到如今已经翻了将近10倍,而在奢侈消费饱受争议的大环境下,“大红袍”的价格却不降反涨,品色稍好的动辄要卖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一斤。而据记者了解,2013年以来,随着到武夷山采购的茶商越来越多,对武夷岩茶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入,许多茶商又开始纷纷抛弃“大红袍”,转而卖“肉桂”,这是否标志着武夷岩茶高端主打品种的“改朝换代”?
采茶人工成本涨20%
在千里之外的武夷山脉,6月的一个早上,9点,吴志超上了山。
他今天的任务是将自己家山头的最后一批茶青摘完。
在武夷山星村镇,吴家有50多亩山地,武夷山人沿袭历史传统,将景区核心区所产茶称为正岩茶,核心周边高山区所产茶称半岩茶,溪洲平地所产茶称洲茶。茶品上正岩最佳,半岩次之,洲茶又次之。吴家的茶树因为位置并不在九曲之内,按理算不得“武夷正岩”,属于“半岩茶”。
4月上旬起,星村镇的茶农们忙碌起来,开始了新一季的春茶采摘,清明过后的第三天,吴家也开始收获茶青。
在武夷山,茶农们都知道,这年的茶叶做得好不好,老天爷赏不赏脸很重要。年初严重的霜冻已经让茶农们心头一紧,而从3月中旬开始的绵绵细雨更是让大家没了期待。行家都知道,晴至多云天露水干后采摘的茶青较好,雨天和露水未干时采摘的茶青最差。
“和去年一样,老天爷有点刁难。”吴志超无奈地说。
茶青不好,人工费用却少不了。赶上个半晴不阴的好天,就得抓紧时间采摘。由于是半岩茶,吴家用的是机器采摘,但仍旧需要4个人同时操作,2个人运输。6个人加上租用机器,一天没有2000元的成本费用根本下不来,这比去年贵了两三百元,涨幅大概是20%。“如果是人工采摘,成本会更大。”吴志超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同村的茶农情况大抵也差不多,考虑到这种状况,他们家今年的茶青只能涨价。
武夷岩茶种类乱象多
从一线天到虎啸岩的狭长山谷里,星星点点分布着一些茶园,刘逸然家的30亩“武夷正岩”也在其中。
这“武夷岩茶”以正岩为贵中之贵,采摘茶青的精细活自不是半岩茶能比的。
刘逸然家的茶园就是人工采摘的。“每天都需要十几个工人在茶园里采摘,我们这里熟练工的工资以往一般是每天130元,不熟练的工人按劳取酬,一般品种一斤茶青2元,碰到四大名枞是每斤4元的工钱。但今年都涨了价。”刘逸然说。
“武夷山是天然的植物园,茶树的品种和资源太丰富了,岩岩有茶。因为栽培历史悠久,所以最后形成了七八百种岩茶名称,可是这些茶产量都不高,甚至有的只有一两棵,像‘大红袍’有3棵就很不错了。”刘逸然介绍说,原来的武夷岩茶中以“大红袍”、“铁罗汉”、“白鸡冠”、“水金龟”最为稀有,被称为“四大名枞”。
名称上的规范源自1978年福建省的传统岩茶名种调查,现任福建省茶叶质量监测所所长的陈郁榕就是当年的调查人员之一,“许多名种近乎传说,武夷山解放前有几百个茶商,他们给自己庄里销售的茶命名,很多只是好听而已,并不科学。”调查组最后确定下来的,只有165个品种,并在武夷山茶科所培植了一大片的种田,将这些品种保留了下来。
而武夷茶的产地又以“三坑两涧”最为有名。“牛栏坑、慧苑坑、倒水坑、流香涧和悟源涧,因为土壤通透性能好,钾锰含量高,酸度适中,茶品岩韵明显,素来是武夷岩茶里公认的最优品种。”陈郁榕介绍说,这里种植最多的武夷岩茶品种就是“肉桂”,其中牛栏坑的“肉桂”品种因能喝出“水蜜桃的香味”,而被称为“牛肉”。
而让北京的林立新日夜牵挂的,就是刘逸然家的“牛肉”,别看林立新只收了200斤,还是去年的秋茶,就已经是让人刮目相看的客商了。
“凭的是老关系,不然老林真心买不到‘牛肉’。”刘逸然这话是有根据的,今年“牛肉”茶青从去年的每斤400元,飙升到了500元以上,由于前期“天公不作美”,这季的春茶茶青质量还普遍不好,因此要想制作出好的“正岩茶”,后面在发酵过程中对湿度的掌控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做茶师傅的工艺是茶叶的灵魂,在原材料不给力的情况下,今年我们村里的师傅做一季茶的价格普遍涨了10000元。”刘逸然说,一般年景制作一斤“武夷正岩茶”需要八斤八两的茶青,今年因为雨水太多需要九斤二两,这“牛肉”的制作成本就在每斤5000元以上,“而且三坑两涧每年‘肉桂’的产量最多也就是几千斤,你以为人人都能喝到‘牛肉’吗?”
名品武夷岩茶逐渐消失
正岩里的茶农轻易不跟陌生人做生意,怕败坏了自家的品质,所以在他们家里晃来晃去的都是些熟脸人。但即便如此,近些年上游成本价格的不断抬高,让本地的收购商也压力倍增,福州“七居岩茗”茶庄的老板胡志伟说,他家“御用”的做茶师傅花了100多万元,在“三坑两涧”总共才收集了不到2000斤的优质茶青,而以往这个价格可以买到3000斤不止。
“500元一斤茶青,按照九斤茶青制成一斤茶叶的算法,一斤牛栏坑的‘肉桂’卖4500元,这可只是成本价。”胡志伟开玩笑地说,这季如果在店里能买到6000元以下的“牛肉”,肯定是假的。
“成本涨价对于我们来说肯定不是好事,我们进货成本变高的同时,销售价格却无法相应提高。”虽说是如此,胡志伟仍旧对今年“武夷岩茶”的销售很有信心,“毕竟整个正岩每年只产30万斤的茶叶,每年一位茶客就算只消费20斤,也只能供应1.5万人,而且近年来武夷茶的口碑越发走高,我们并不担心价格会影响销量。”
30万斤茶叶?别说到北京,就算是在福州也有5000多家茶叶店铺,够卖吗?而在北京脍炙人口的“大红袍”又是什么呢?
“外地的客商通常会把武夷岩茶统称为‘大红袍’,这样才容易卖出好价格。”陈郁榕告诉记者,市场上的茶商都是这样,客户要什么,他就能给你什么,至于给的是什么茶,那就完全不知道了,反正多数人都不知道名枞的外观和滋味。更有甚者,给外地客户的都是武夷山周边其他县市的茶叶。
“前两年,武夷山流行老君眉,说是《红楼梦》中提到过,可是我估计,只是一种没怎么发掘过的茶,用了这个名字而已,名枞产量很少,一般只有五六十斤,完全不能和后来形成的品种‘水仙’和上世纪70年代推出的品种‘肉桂’相比,后两种茶叶的产量是前者的若干倍,茶农在直接利益驱使下,往往去除名枞而改种产量高的‘肉桂’和‘水仙’。”陈郁榕说,四大名枞中“铁罗汉”的母树,1969年的时候还看到过,就在离“大红袍”不远处,可是1978年做普查的时候,已经不在了,后来是用别的树上截取的枝条,鬼洞外边“水金龟”的母树,1978年倒有,前年去看的时候,也已经不存在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每年十大名茶评比中,已经很少有名枞的影子了,品质也不能保证,你别看名枞奇种有几百年历史,可是很多脾气捉摸不定,名气大,做不好,像‘水金龟’,少得可怜,现在一年只产几百斤了。‘白鸡冠’还行,有几年突然做得很好,我们觉得可能是那几年做茶时节的气候适合它,评比连续进了前十名,还有一年是第二名,可是后来又不行了。”
“大红袍”的真相
“如果茶农告诉你这是‘水仙’或者‘肉桂’,那不算坑人,要告诉你这是‘大红袍’,可就不知道坑你几条街了。”国茗公社茶叶研究会会长黄炜告诉记者,2007年6棵“大红袍”母树进行了最后一次采摘,之后的“大红袍”都是拼配品。
陈德华是武夷岩茶制作技术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这个福州人从1963年福安农校毕业之后就来到武夷山区工作,现在他被武夷山人普遍尊称为“德华叔”,是最权威的大红袍诠释者之一,武夷山现在的拼配“大红袍”以陈德华的为最贵,他所制2008年的纯种“大红袍”价格是6万元一斤,还是有钱也难买到的珍品。所谓拼配就是拿几种好岩茶,拼出一种类似大红袍香型的岩茶,而里面并没有纯种的“大红袍”茶叶。
1994年,福建省科委来做课题,问陈德华当地究竟有多少“大红袍”,他回答只有一分地,可是科委觉得太少,写在报告里不好看,往上汇报说已经有了10亩地。而这虚构的10亩地也成了日后鱼龙混杂的“大红袍”商标的由来。
有很多知道准确信息的人来陈德华所扦插的大红袍田里偷枝条,也有部分有本事的人去窃取母树枝条,然后自己偷偷培养,因此也形成了武夷山的规则:有多少大红袍的茶地,永远没有准确数字,而能出产多少大红袍,也成为一桩悬案,问多少人,就有多少答案。
2009年,福建农大采集了若干种谣传是从母树大红袍衍生出来的名茶样本,包括“北斗”、“正北”等,进行了DNA测试,科学很无情,这些茶树虽然风味独特,可都和“大红袍”没关系。陈德华说:“我也算老茶师了,许多名种都做过,可是大红袍的脾气还没有摸透。10年制作,其中有两三次出了好的‘大红袍’,就算是上天保佑了,做不好的‘大红袍’香味、厚度都出不来。”
据了解,在武夷山每家每户都有自己拼配的“大红袍”,成本从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黄炜家的“大红袍”就是由“黄观音”加“肉桂”拼配而成的,而陈郁榕用于拼配“大红袍”的茶种是“肉桂”、“水仙”、“醉贵妃”、“玉井留香”。
“不是熟悉武夷岩茶的茶客,建议不要去购买拼配大红袍,基本都会上当受骗,买一些半岩的‘肉桂’或者‘水仙’,它们才是目前武夷岩茶的中坚力量。”黄炜如是说。
而根据武夷山茶叶市场的数据,从2013年开始,“肉桂”和“水仙”的销售数量已经占到了武夷岩茶销售的80%。(记者曾静婕)
链接
黑茶、红茶、白茶仍是中国茶叶市场消费的热点
据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副秘书长姚静波在广州春季茶博会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干毛茶总产量达到193万吨,同比增加7.8%;总产值达到1106.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12.6%,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根据海关统计,去年中国茶叶出口32.6万吨,金额12.5亿美元,平均单价3920美元/吨,同比分别上升3.92%、19.64%和15.13%,量价齐增,双双再创历史新高。
从茶叶结构来看内销市场,黑茶、红茶、白茶依然是消费热点,其中,黑茶价格涨幅最大。

  • 微信或QQ扫一扫